首頁
啊?我不是社畜嗎?全本小說
排行

我來自蕪港附近的一座小城——那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古老到目前為止這座城市的大部分地方都原汁原味地保留了曾經的模樣。在那樣一個地方,讀書幾乎成了唯一的一條出路。我和那裡的大部分孩子一樣,人生的前十八年僅有的兩件事便是:讀書,以及想方設法為家裡省錢或是補貼一點家用。,十八歲那年,我的分數線很幸運地夠到了省內的一所重點大學,當我滿懷期待地和父母提出想要去那所大學的中文係時,遭到了他們劈頭蓋臉的一頓責罵:“女孩子家,學什麼其他的?還想當作家?做夢去吧!你給我去讀師範!以後回來當老師,這樣才穩定!我們養你那麼多年不就是希望你能有個穩定的工作嗎!”,這次,頂著父母再次的責罵,以及他們的阻攔,我錄取了蕪港大學的中文係——也許在所有人看來,這是我這個小鎮做題家所能到達的頂峰。。

啊?我不是社畜嗎?全本小說最近章節
凜夏將至一罵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
  • 女孩睜開雙眼,隻記得少年請求她拯救世界,除此之外記憶一片空白。 本以為會在一個垂垂老矣滿目瘡痍的世界醒來,但眼前的居然是一片正常的生活景象。 她開始按照八年後那個少年的提示尋找世界毀滅的真相,她見到了一個銀髮金眸的男孩,男孩是溫良的酒與純善的糖,像是天平一端絕對的善與無私。 這是他們變成人類的主神。 她疑惑著小心翼翼地觀察著這個男孩,直到她看見了—— 天平極端的傾斜之上是堆起哀思的高塔,哀思之上搖晃著一半破碎的痛苦與疑惑,而高塔即將傾覆。 她恐慌地看見溫良的酒與糖轟然倒塌,隨後便是無儘的漠視。 她驟然冷靜,知道自己的目的從未改變,她要拯救這個世界。 於是她向男孩伸出手,把自己的心狠狠紮入男孩眼中的死水,瘋狂汲取著其中所有的東西。 “你是我的,你隻能永遠看著我。”她說。 既然高塔已經無法挽回,那就讓我占有你全部的情緒吧。她想。 正劇向,慢熱
  • 一個冷漠殺人機器魔尊被一個紅衣瘋批小瞎子暖化的故事 全文完結 虐虐虐甜虐HE這種感覺
  • 短短一年內,白意滿父母過世,哥哥嫂嫂,侄兒下落不明,自己被囚禁,偌大個白府就剩下每天都想毒害自己的妹妹,和她那溫潤如玉的夫君。始作俑者到底是誰?一次意外,白意滿靈魂魂穿到了夫君宋殿敬的身上,而宋殿敬的靈魂就安穩的躺在她植物人的身體裡。這一次,她要藉助這個身份把壞人斬草除根,可是一番調查下來,結局真的是她想的那樣嗎?